琬凝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琬凝小說 > 都市 > 屠戶家的小嬌娘 > 第1172章 身孕

屠戶家的小嬌娘 第1172章 身孕

作者:河之舟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5 來源:siluke

-

幸虧趙竟反應夠快,一把將人給接住了,“緣心,緣心,你怎麼樣?”

可是長公主卻是眼睛緊閉,毫無意識。

趙玨早已嚇得不知所措,“父親,父親,孃親怎麼樣呢?我再也不哭了,您把孃親喊起來可好?”

趙竟一邊將人抱起來,吩咐人去喊禦醫,一邊安撫兒子,“父親不會讓孃親有事的,咱們現在就回去。”

公主府裡,鬍子發白的老禦醫一番檢查下來,麵帶微笑的對滿心焦急的趙竟道:

“恭喜駙馬,賀喜駙馬,長公主這是有身孕了。”

趙竟一愣,孩子?緣心這是又有他們的孩子呢!他們又要有孩子了。

可驚喜過後又是滿心的擔憂,

“可她怎麼會暈倒?要不要緊?孩子要不要緊?要不要喝保胎藥,我們還需要準備什麼嗎?她的身體能承受的了這一胎嗎?”趙竟連珠炮的問了不少問題。

禦醫也不在乎,而是一一回答,“這是因為長公主之前情緒太過激動導致的,胎兒這會還好,暫時就先不吃藥了,之後的時間裡,務必要讓長公主保持心情愉悅。”

畢竟長公主的年紀在這擺著。

趙竟聽出了禦醫的未儘之言,連連點頭道:“我明白,那我們這一胎,還需要注意其他的嗎?”

需要注意的東西還是不少的,長公主不比那些年輕的孕婦,而且看剛纔這樣子似乎情緒也不太穩定。

趙竟很是認真的聽著,“好的,我記住了!”

又看了眼雙眼還緊閉的長公主,趙竟問道:“長公主這什麼時候能醒來?”

“應該很快就會醒來,下官的意思是先不用吃藥,不過,隨後一定要注意長公主心情。”

趙竟點點頭,禦醫離開後,趙竟和趙玨便齊齊看向長公主,一心等著她醒來。

趙玨想了又想,還是主動來到父親身邊,垂著頭道歉:

“父親,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該耍小脾氣哭鬨的。要不然孃親也不會那麼生氣。”還罵了父親,他希望父親隻生自己的氣,不要生孃親的氣。

趙竟摸了摸兒子的腦袋,重重的歎了口氣,“不是你的錯,都是父親的錯。”

至於他能不能留在京城的事情,他本來有很多話想說的,但是見到兒子那張稚嫩的臉,話到嘴邊,他還是冇有說出來。

除非哄騙他,要不然他最後還是要失望的,緣心說得對,做不到的事情,還是不要讓他心存希望了。

長公主慢慢醒過來的時候,趙竟本來想上前的,但想到她暈倒之前對自己的牴觸,還是生生的停住了腳,站在床邊幾步遠的距離,關心道:

“你感覺怎麼樣?有冇有哪裡不舒服?”

趙玨就冇有那麼多顧慮,直接跑到孃親的身邊,很是開心道:“孃親,送子觀音給您送小妹妹來了,您喜歡嗎?”

長公主頓時愣住了,雙手下意識的摸向肚子,“妹妹?”

“是呀,是呀,禦醫剛走,他說您懷孕了,玨兒覺得這次一定是個小妹妹。”嗯,像瑾兒妹妹那樣可愛的小妹妹。

長公主便看了眼趙竟,自從她知道他真正的心上人是個男人後,本來是不願意兩人同床的,可是趙竟卻很是強硬,說他們是夫妻,為什麼不能同床。不僅同床,還......

長公主衝兒子笑了笑,“嗯,孃親喜歡,玨兒,你也逛了一天了,早點回去休息好不好,明天一早再來看孃親。”

趙玨這會已經不想父親能不能留在京城的事了,而是全部心神都在他要做哥哥,他要有小妹妹的這件事上,聽到孃親的話,便乖巧的點點頭,“好的,那孃親,你要一直開心哦。”

長公主點點頭,“孃親知道!”

等兒子離開後,長公主示意屋裡的丫鬟和嬤嬤也出去,然後屋裡便隻剩下夫妻倆。

長公主也冇有看向趙竟,而是眼神虛空的盯著一個地方,好久才問道:“你怎麼想的?”

趙竟不解,“什麼怎麼想的?”

“關於這個孩子!”

趙竟看了她一眼,“你等我一下!”直接就轉身離開了。

長公主什麼也冇問,等一下也沒關係,她都等了這麼久,不在乎這一會。

趙竟很快就回來了,這次開門之前,他再次確認了一下畫像中的人,才深吸一口氣推門進來。

之前他想把這幅畫拿出來,但是緣心總是表現的很抗拒,他怕把兩人的關係弄得更僵,也就冇有勉強,但這次,他是一定要和她說清楚的。

他知道她剛纔話中的意思,是在問他要不要這個孩子?

如果對她的身體無礙的話,他怎麼會不要?

他怎麼捨得不要?這可是有著兩人骨血的孩子。

長公主聽到動靜,也隻是平淡的看了他一眼,見他手中拿著畫,下意識的皺眉。

“緣心,你聽我講個故事,好不好?”

趙竟這話說是問,其實就是告知,因為不管長公主同不同意,他都是要講的。

“我年少的時候曾出來遊學,最後一站是京城。那天,城門外的人來來往往的很多,但是隻有一對姑侄引起了我的注意,年輕的姑姑和年幼的侄兒抱在一起哭得肝腸寸斷,甚至侄兒跟著自家舅舅離開後,那個姑姑還是蹲在地上哭了好久好久。”

長公主不解的看向趙竟,趙竟看著她的眼睛道:“我記得很清楚,那是辛醜年六月十二。”

長公主猛地睜大了雙眼,不等她說話,趙竟便緩緩展開手中的那副畫,赫然就是一副《妙齡女子垂淚圖》。

長公主還記得,畫上的衣服就是她送令安去寧州的時穿的那一套,因為令安說她這身衣服最好看,所以那天她便穿上了。

接著,趙竟又把自己想方設法取代羅家,由自己和皇家聯姻的事說了出來,以及婚後的種種,全部剖開在長公主麵前。

他是個驕傲的人,這些是他心甘情願做的,他冇想過用這些來討得緣心的感情。他想要的是兩個人在天長日久的相處中,緣心喜歡上他這個人,而不是感動。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