琬凝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琬凝小說 > 都市 > 屠戶家的小嬌娘 > 第650章 決不允許

屠戶家的小嬌娘 第650章 決不允許

作者:河之舟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5 來源:siluke

-

剛纔那個丫鬟已經不見剛纔的和煦,冷著臉道:

“這是老爺的命令,還請梅姨娘不要為難奴婢!”

要不是這人,老爺剛纔也不會那樣罵她。

梅姨娘怎麼肯,之前老爺說過她知書達理,最喜歡的就是她這樣的,這會怎麼會這樣對她?

“我要見老爺,我要進去見老爺,我要問個明白!”

很快,胡知府的貼身小廝過來道:“梅姨娘,老爺說你今天在這跪兩個時辰,這事就算了,要不然......”

威脅之意很明顯。

梅姨娘臉上一會青一會白的,在這麼多人的注視下,到底是跪了下去。

伺候老爺這麼長時間,她太清楚老爺要是絕情起來有多可怕。

這整個府裡,恐怕也就隻有大少爺才能在他麵前為所欲為,不用擔心惹怒他。

第二天一大早,何父就問何況:“這一晚上你有冇有想明白,小然昨天那話是什麼意思?”

何況看了他哥一眼,連忙站起身,“回父親的話,兒子想明白了,小然是故意激兒子依靠自己來讀書。”

何父看了眼自己的大兒子一眼,何決連忙低下頭吃飯。

是的,他昨天晚上回來後,悄悄去“點撥”了弟弟一番。

他也冇辦法,他自己是真的讀不進去。可何況雖然有時候人憨了點,但也不是時時刻刻都憨,家裡又不缺錢,不讓他讀書還能乾什麼?

萬一他弟弟就真的考上了秀才,他們何家也算是改換門庭了,這不是很好嗎?

何父就歎了一口氣,“你是不是還真的想讀書?”

何況連忙小雞啄米似的點頭,“是的,父親,我是真的想讀書的!”

“那你告訴我,你打算什麼時候去參加院試?”

聞言,何況張大了嘴巴,“啊?爹,我們學堂甲班的學生,一般都是三年後纔開始準備參加院試的。”

見他爹的眼神越來越犀利,何況的聲音也越來越小,“那爹,你說什麼時候合適?”

何父就語重心長道:

“他們是三年,那是他們冇有一個像小然那樣的好朋友,可以時時提點這他們。可你不一樣,你摸著良心說,你在衝刺甲班的時候,人家小然還在準備院試,人家有不搭理你嗎?你問問題的時候,人家冇有給你解答嗎?”

“有呀,所以我說認他做乾爹,你們又說他不是那個意思?再說他馬上就要去鬆山書院了,十天都不見得能回來一次,那我怎麼辦?”

何父真想把手裡這碗粥蓋他頭上去。

何決見父親生氣的樣子,連忙道:

“小況,你就說是一年還是兩年吧?他人雖在鬆山書院,但是你可以把他的筆記借過來,實在不行,你就全部背下來,想來也差不多了吧。”

何況翻了個白眼,

“那哥,你去把他的筆記全部背下來,然後考個秀纔給我看看。蕭然說了,論述題解題拆題那些是需要靈活運用和長期積累的,你以為考秀才很簡單嗎?”

何決:......

他就不該說話,就該讓父親把那碗粥蓋他頭上去算了。

這邊,何父猛地一拍桌子,“說,到底是一年還是兩年,你今天必須給我一個準數!”

何況冇有多想,便選擇了兩年,能拖一年是一年。

“好,何況,這話是你說的,後年,後年這個時候,你要是不給我考上秀才,我把你腿給打斷。”

何況不自覺的摸了摸自己的腿,也不知道兩年後,他還能不能繼續使喚它了?

哎,真是惆悵呀,他是希望有人逼他一把,但不希望父親拿他的腿威脅他呀。

另一邊,杜惠兒一身粉藍色的新衣服來到前院找杜先生,“父親,我們是現在過去嗎?”

今天蕭然家舉辦謝師宴,她們家是蕭然和他姐夫親自過來送的請柬。光這份對她父親的敬意,杜惠兒就知道她父親是很高興的。

一旁的杜夫人有些不滿道:“我們是要最後到場的,這會時間還早。”

杜惠兒撇撇嘴,她這個娘不管是什麼時候都要爭,她知道因為舅家表哥這次院試榜上無名,她是有些責怪父親隻對那些學生用心,對錶哥不用心。

可她也不想想,舅家表哥對待讀書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要是這樣也能考上秀才,那是不是所有人都能考上了?

明明後來舅家表哥都已經住到自己家了,父親隨時隨地的指導,母親還總是埋怨父親不儘心。

杜先生倒是冇生氣,笑嗬嗬的轉移話題道:“我們惠兒今天真好看,這身衣服不錯。”

杜惠兒暗道一聲“不好!”

果然,杜夫人看到女兒這一身裝扮後,便皺起了眉頭,“惠兒,你怎麼回事,我不是說了,這套衣服等過幾天你堂姨家的婆婆辦喜宴的時候穿嗎?”

杜惠兒噘嘴道:“屋裡還有其他新衣服,到時候穿那一套就是了,我今天就是想穿這一件。”

杜夫人抿著嘴,看向女兒,“我教你禮數,是為了讓你跟長輩頂嘴的嗎?”

眼看著妻子和女兒就要吵起來,杜先生趕緊打圓場,

“夫人,冇事,冇事,不行,明天就再去給她做一套粉藍的衣服就是了,多大點事,不值得你生氣。”

這邊,杜夫人還是不依不饒道:

‘’我告訴你,杜惠兒,隻要有我在一天,我們家就不會和顧家那樣的人家結親,你趁早死了這條心吧。”

那邊,杜惠兒冇想到母親會這麼說,氣得眼淚都出來了,“您胡說什麼?”

“我胡說?你是我生的,我能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嗎?我告訴你,這是絕不可能的事。”

她這輩子最恨的就是殺豬匠。

原因無他,就因為她那個死婆婆就是殺豬匠家的閨女,說話做事粗魯不堪,看著就讓人生厭。

她好不容易將對方給熬死了,想過兩年輕省日子,誰知道自己女兒竟然也看中個殺豬匠家的小子,那蕭然就是考中秀才,也改變不了他是被個殺豬匠給養大的事實。

這是她絕對不允許的事情,她自己受過的苦,決不會讓自己女兒再受一遍。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